线下交流,太难了

线下交流,太难了

聊天时到底要不要拿出手机?

很多朋友在线下讨论某一事物时对于不明确或有争论的名词会即时掏出手机搜索一下,这当然是个好习惯,可惜我并不具备。我似乎深陷于谈话的语境,乐于用推敲的方式判断某个自己不了解的词。这似乎是某种程度的夜郎自大,也是求知欲不够的表现。然而在意识到自己的缺陷后,我仍不能在谈话中即时掏出手机——在我自己的判断中,有三种可能的解释:

第一,基于社交礼仪的压力,这是最表面的解释。诚然,我们被广泛地教导要专注于对话,但很多情况下我会避免直视对方的眼睛(即便可以用凝视鼻翼等方法替代),注视很耗费精力;既然我连这样的礼仪都不遵守,而尤其在对方愿意「在谈话中使用手机」的情况下,依据「已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原则,此时我也同样拥有拿出手机的权利。而我并未使用它。

第二,整理知识的压力。这是最近的一大焦虑。默认情况下,当我们处于讨论状态,讨论似乎是公共的,结论又未必准确,所以不需要整理。而如果引入此前未经证实、此时被权威(搜索引擎)验证的信息来源,你又不得不思考这么一点碎片的知识如何融汇进自己的知识结构里。我还没有构建完善的个人知识库。我想个人 Database 是一门数字生活家的必修课,而在过往教育里人们浪费了大量时间在知识本身,没有课程教大家如何建造自己的知识系统。管理信息是这个时代新晋亟需解决的难题。即便已经藉由 Evernote 等工具建立了自己的知识库,在线下随手笔记依然不适宜,因为记录需要过程,打破了谈话的连续性。我倒是见过不少一边交流一边写备忘录的朋友,和 ta 们交流还……挺爽的……感觉自己是个疯狂输出的老师?这可能是个好习惯吧。如果记录所花费的时间越短越好,那手机的运行速度自然是越快越好。这倒是匹配我此前的状态:以前我用的是电池有问题的 iPhone 6S,非必要条件下拿出来使用会掉电飞快;后来换了 SE 依然有电不够用的问题。那么工具是阻挠我在谈话中使用搜索引擎的坎吗?也不太说得过去,因为有时即便线上交流我依然不太乐意记录,现在主力机也换成了 iPhone 11。当然,可能也和没找到合适的 APP 有关。这个判断更接近真实情况。

第三,承接第二条,新信息、新信息来源的引入对谈话语境的破坏。我们每天都在和人交流,有时深陷舒适圈,会忘记「语境」的问题。「语境」能够被构筑,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交流双方在所探讨问题的信息上的近乎平等。比如使用的语言相同,比如在讨论「哪里的食堂更好吃」的前提是我们都拥有味觉且喜好相似,同时「食堂」需要是「在可以抵达范围内」,也就是可以 check 的。媒介、信息渠道、信息来源,都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讨论的目的之一,是得出结论,基于不同视角的观点,把信息筛选成知识。知识都是信息,但信息中只有可以推导复现的才是知识。故事不是知识,故事的结构是知识。这段话是我说的,很可能有错。(希望不要被当成极端的实用主义)

获取知识有五种方法,分别是习惯 tenacity、直觉 intuition、权威 authority、科学 science、自我发现 self-discovery。这话是书上说的,由于其推导逻辑我没有内化,这段话可能比上段话更容易错。

假设以上成立,而在获取知识的五种方法里,只有「科学」是最被认可的,那也就可以一定程度上解释我不喜欢在谈话中插入搜索引擎结果的原因:来自权威的知识无法即时验证,就算它是基于科学的发现,我却无法在谈话进行时使用科学复现推导过程。这是思考和读书的区别。对话是观念的碰撞,交流是思考的延伸,如果彼此掉书袋则失去了意义。我们当然可以引用知识——就像春秋战国的外交家引用《诗经》;但前提是它是提供知识的渠道,而非信息的渠道。引用《诗经》是为了与当下的案例结合,就像法官判案要查询先例;在谈话时使用搜索引擎,或者向交流者推荐某个意见领袖,这只传递了信息,无法纾解成知识,而且会造成谈话的终结。如果能对信息加以解释,使彼此理解,那互相扔理论是可以的,而互相扔理论名不行。


以上思考基于线下讨论,而在线上社区的讨论可能是另一种情况。有空再说,我去吃饭了。

All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